永远的思念

记得是6年前的“五-”前夕,台北的小姨董天玲突然回大陆探亲,我得到消息后颇感意外。因为自从台湾的外公、外婆年龄太大,小姨他们已多年未回大陆探亲。数日前,小姨和我夫人在网上聊天时谈到小女时,特邀小姨有时间常回家看看。

当这次小姨来到铜陵时方知台湾的外公董化民和外婆余作菊先后不到半年均已离世。虽然外公、外婆都已过了90岁的高龄,但是作为至亲的晚辈们一时还是难以接受,特别是我的母亲更是伤心不已。

想起仅有几次的与外公、外婆的短暂相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外公董化民生于庐江县罗河镇,大户人家成长,因才华出众二十几岁就担任了乡长,后转任于南京国民党空军司令部担任高级文职教官。1948年,独自一人随国民党部队迁移至台湾,直到1989年(时隔41年)由于两岸实现“三通” 才重回大陆探亲访友。

在台湾的外公可谓是历经坎坷,独自一人生活多年,心心念念地想着大陆的亲人。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才与在台北国民党空军司令部当护士的外婆余作菊结婚成了家,1963年生下了小姨董天玲。

外公是个儒雅之人,在他身上难见军人习性。外公在部队的工作岗位上与人为善、宽以待人,所以他的各种朋友很多;与外公交流时时能感到他不仅是一位慈祥的长者,还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朋友。

外公一生生活极为简朴,不抽烟、不喝酒,但他特别爱好运动,尤其是常年坚持爬山,在他81岁高龄时还登上了中国大美之一的黄山。

外公做人公平正直,对亲朋好友做到一视同仁,虽然他不是大富大贵,但他还是善于做好事并乐于助人。

追思与外公相处的点点滴滴,除了与他在合肥、铜陵短暂的几次见面外,因当时我工作正处在上升期,所以未能陪他到处转转,这是我作为大外孙留下的一大遗憾。

2015年10月,我陪同父母到台湾探亲,认识了台湾的外婆。外婆余作菊是湖南张家界人,她秉承湘人的真性情,率直而热辣,虽然我与她首次见面,但她给我的直觉就是一个最亲、最亲的外婆。

外婆既是贤妻、又是良母,与外公一起和谐生活五十余载,直至度过了金婚。两位老人相亲相爱、牵手一生。悉心培养小姨,小姨优秀聪慧,在美国留学七年顺利拿到了硕士学位,因两位老人身边无人照顾,所以她返台后就职于元大证卷公司担任高管,成为成功人士、可谓是女中强人。

人们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我可敬可亲可爱的外公、外婆虽已仙逝六年,但他们仍然甚至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我要以他们为榜样,做好人、善做人,让良好家风代代相传。(杨杰)

安徽网铜陵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