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祭

3月5日,正是中国传统节气中的农历---惊蛰,万物复苏,也是踏青和祭拜祖先的契合日子。以往都是在清明节前后去祭祖, 但自从腿部不好后, 我与妻子将这一时间大大地提前。

为了避开人群高峰期,上午6时30分携妻子在家门口乘9路公交车到丽景花园去原郊区大理村去祭拜祖父、祖母。

在墓地前,首先安放好花蓝,然后环绕一周,最后在墓碑前与妻子先后拜了三拜、并代表远在浙江杭州的小女向曾祖进行祭拜。

在回程的车上可谓是千头万绪,记得一直同妻子和爱女说要写一篇怀念祖母的文章,一晃已有近30年了。记得老祖母与我远在台湾的外公、外婆同龄,今年若祖母还健在应是110周岁。

回到家还不到8点, 我急忙打开电脑, 以追忆与打字并行, 快速而顺畅地写了这篇“祖母祭”。

作为长孙的我从1周至4周半一直生长在祖母的身边。从小祖母对孙子辈就特别的疼爱,她一生养育了10个子女,11个孙子、外孙皆由她带大。记得小时候祖母到哪里就把我带到哪里,就怕大孙子有一点闪失,就像老鸡护着刚出的鸡崽。

祖母是以童养媳身份嫁到杨家的,父亲那辈子女就多,所以在旧社会养育子女就特别辛苦。就是这样一个既传统又充满爱的祖母生了10个儿女最后也只存活了5个。所以有着充分经验的祖母对于11个孙子辈更是关怀备致,所以孙子辈无一夭折。

记得祖母去世时小女只有2至3周岁。祖母在世时每个月都是由妻子骑自行车带着小女从杨家山到扫把沟原光明新村送给她看,11个月就会走路的小女可能是至亲的缘故对老人一点都不怕,用小手牵着已近8旬的老太太出去走走、晒晒太阳,一边又是太太长、太太短,祖母当时身体已经非常不好了,但每一次看见曾孙都是满面笑容……

妻子总是说祖母不像我说得那样对我好,我只能是“一笑而过”。 因为1988年我与妻子恋爱时,祖母已是老态状尽显。

思念是对先人的最好追忆, 留下些美好的东西, 做到不忘祖先, 更好地将好家风、好传统继承与发扬光大。

祖母虽离开我很久、很久了, 但她的音容笑貌, 她的为人和善、精心打理大家庭、一心向阳的人生观念却永远、永远留给我们后代。(杨杰)

安徽网铜陵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妻子,祖母,11,小女,孙子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