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梦

春天,人有些犯困,晚上睡得早,渐入梦乡。忽然脑中闪入一颗大青松,慢慢向我走来。“喂,小泼(乳名),你不记得呀,我是你家乡岗头下面青松呀。”我仔细打量一下,踌躇问道:“你是小时候常陪伴我的那颗粗于碗口的青松?”“是呀。我生长在你老家岗头三叉路口下方那颗青松呀。我住所下面就是一片荆刺和草禾,荆草簇簇纚纚。再下方就是一堆嶙峋乱石。乱石下方还住着人家呢,人家门前竹柳掩映,屋后荆禾环绕。三叉路口向东是胡家,右下方是严家,严家池塘旁的皂荚树是我的远房亲戚。哦,我的右手岗脊下方住着汪东才家。他一生好可怜哦,年轻时驮我的祖父压坏了腰。可怜他的爱人叶金华,一个妇道人家,挑粪挑柴的,妇当丁用。你的父母常常接济汪家。不说这些了。我的西边就是莲子坳,鲶水沟,往大别山腹地方向了。”

我翻了个身。青松怕我不理他。他更靠近我,走到我床边。娓娓道来“你怎么睡得这么沉呀,呼噜鼾得咚咚响。怎么不理我呀。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夏天,正午,吃过饭后,你常常盘坐在我的脚下,倚靠我的身上,学着你三哥从青草塥买回来的竹笛。笛膜是从我的表兄表弟,也就是人间所说的四君子梅兰竹菊竹斑竹肚里随地取材来的。你学着1、2、3、4、5、6、7什么的,成套歌曲就是当时时兴吟唱的《东方红》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类,稍难一点曲目,你就不会了。不管怎样,吖吖学艺,弄点乐曲,可以调节心情,是件怡然自得的事情。学着,学着,随着河风沿山岗吹来,夏风习习,微风拂面,你慢慢不知不觉地倒在我的脚下睡着了。外面烈日当空,我的邻居荆条和野草被太阳公公晒晕了头,一个个蔫头蔫脑地耷拉着脑袋低着头。我怕阳光晒坏你的身子,就用我的大盖帽福荫着你。河风拂吹了你,也沐浴着我,我在风兄弟的帮助下,不停地摇着手中的蒲蒂扇,一边清扫着我的头发,一边轻弹着身上的灰尘,同时蒲蒂扇的微风也帮你进入梦香。你睡得好舒坦啰。”

我再翻了个身,面向床里。青松随即绕了个圈,面对着我,继续说着他的往事:“不仅是你,你的父母、兄长以及来往的行人夏天都喜欢在我这儿驻足一会儿。遮遮荫,歇歇脚,吹吹风。下小雨,我帮大家遮遮雨。挑担子的非得在我这儿歇会儿不可。从河边打谷场挑着100多斤稻谷,上个脊岭,腰酸肩胀的在我这儿歇个肩,纾个乏,透口气那时自然的。你父亲、几位哥哥,还有岗北这边住的,来往的行人都在我这儿歇过脚。”

“你到底是怎样认为我的呀?”“你怎么又不理我了。”

我迷迷糊糊地哼哼呀呀。青松说了那么多,我不回应下,理儿说不过。我说:“你长得这么高了,腰围比过去粗壮多了。你该儿孙满堂了吗?”

“是的。我个子高了,冠盖岗上一大片。腰也粗了,你两手合围不住我了!我的儿孙满山遍了。”“你不要转弯抹角的,你说说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吧,怎么样?”

“你真要我说说你?”

“那是当然的了。”

“那好,我就謇直说了。”

“你照直说,我洗耳恭听。”

“你为生活而来。居岗头,遮烈日,挡风雨,荫行人。你默默无语,任劳任怨,不求回报,奉献全身。你位置适中,不抢盘,不争食,慎静思、耐寂寞。你生得堂堂正正,众人路过皆遇,抬眼即瞧。你无华丽的外表,终年皲皮裹身,却外糙内润。你光明正大,同阳光细语,同雨水诉肠,虽涛涛不绝,却忠铮相随。你经得起风雨,阳光和雨露,你在岗上欢笑;阴霾和狂风,你照样悠然自在。严寒和暴雪吓不倒你呀,面对严寒你从不觳觫嘚瑟。你受得起穷酸与贫瘠,麻骨石和碎土是你的一日三餐,荆棘和崚嶒是的邻伴。你的名字是那样的自然而得体,既无晦涩的僻眼,有无骚吟的身世。”

“你为四季而来。梅兰竹菊,名中无你。春夏秋冬,你青绿常在。梅生旮旯僻壤,香溢苦寒却在浓冬;兰生发于春,茝香扑鼻,却谢于暮春;竹虽一年青翠,或直插云霄,或驼背弯腰,青皮黄肚腹中空,点头哈腰恹笑人;菊黄九月一时姱,霜降艳来寒自去。唯独你,春初生发,幼老具枝,新老更替,扶马送程,不慌不忙,时序代替,冠绿四季。”

“你为诗人而来。诗人把你从小到老都写了个遍。小时候,‘虽小天然别,难将众木同。’少年,‘幽色幸秀发,疏柯亦昂藏。’青年,‘森耸上参天,柯条百尺长。’你壮年‘地耸苍龙势抱云,天教青共众材分。孤标百尺雪中见,长啸一声风里闻。’老年呢,‘枝柯偃后龙蛇老,根脚盘来爪距粗。’还有那名篇《松树的风格》对你赞不绝口呀。”

“你全身都是宝。你的根可饰根雕,那可是工艺品哦。你的躯身能担千斤重。庙堂的梁柱,屋舍的桁条,屋檐的挑梁,家具的倚靠腿脚,桌面板凳都离不开你,你可以直担,也可以弯担。你的枝条、头发、外套(糙皮)和边料可做燃料,柴火饭香飘衖弄,觥筹交错人间情。窑瓦、窑罐成品器更有你的威力相助。陶瓷艺术是我们中华民族劳动人民智慧结晶和艺术奇葩。没有你,兵马俑、唐三彩是无法进入世界级艺术宝殿的。你的血液就是你的汁液,熬制成松香,松香擦在二胡弓马尾上,那二胡悠扬曲调就会沁入你的脾肺。还有松毛糖,还有。。。。。。”

“还有吗?”青松眨眨眼睛问道。

“还有。”我爽朗而肯定地回答。

“特别是你的品格。你坚强不屈,不怕困难;你傲骨峥嵘,宁静致远;你雅俗共赏,常绿长青。诗人对你的品格多有寓意泼墨。形容你坚贞不屈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花时’。又说你志向高远的‘未见笼云心,谁知负霜骨。’表现你勇敢的‘自小刺头深草里,而今渐觉出蓬蒿。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当然,孤傲自恃也是你的性格之一。诗人李白是这样描述你的‘南轩有孤松,柯叶自綿冥。清风无闲时,潇洒终日夕。阴生古苔绿,色染秋烟碧。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品行品格方面唛,坚贞高洁是你的素养之一。‘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冰霜正惨凄,终岁常端正。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

青松挠挠脑袋。“你净说我姱名的一面,实际上我也有许多不足和不完善的地方。还有人说你说的是北风头上点灯。”

“北风头上点灯?”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你的这些优良品行和品格不是我一个人冠给你的。《论语》里有句话“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论语》是孔老夫子所说,其弟子整理完成的。孔夫子是万世之表呀,你还不相信?”

“相信,相信。你不知道,你学习和工作去了。在你学习时候,当时我还年少,生产队秋季山头分柴草,抓阄划界,有人在我身上刮了一刀,我上身衣服破了个洞,到现在还未补上呢,还有我长在三叉路口,众人眼睽之下,有的人擤鼻子在我身上挞一下,弄得我外衣脏兮兮的,如果遇到阴阳调和的天气,雨晴相间,借雨亲戚之忙好好清洗下。若是遇到不好的年份几个星期不下雨,甚至一年半载晴空万里,我居在岗头上,身上的衣物就难看了。再加上我的外表皮肤生得黝黑灰暗,身上又破相,刀痕脏污什么的,我的邻居有时不免揶揄‘青松,还是我住在偏静处好呀,无功也无过,不像你居在高高的岗上,招人惹目,你为别人做这事,又做那事。出头椽子先烂,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做你的,任凭别人臲卼嘀咕。”“送你一句话,不知你听得进否?‘没有人能摧毁铁,但铁的锈可以。同样,没有人能摧毁一个人,但他的心态可以。’”

“明白。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哦,忘记告诉你了。前几年,我生了一场病,病得不轻。当时气候不好,松毛虫泛滥菹醢。我的嫩头发,还未露出头,就被松毛虫吃掉了。再加上‘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谣言烁金啦。不自觉的过路行人,特别是顽皮小孩拿着小刀在我身上东劓西刖,弄得人真的无法活下去。好歹,几场冬雪将松毛虫冻死不少,我又借助风朋友齌怒威力将松毛虫的虫卵摔死不少,这下我身上轻松多了。现在,你家乡老家已有10多年无人住了。我住所的三叉路口不再热闹杂遝。久而久之,路径长满了荆槎和柴禾。我安静多了。”

“现在,你身心可恢复了。”

“还没有。比前几年好些。”

“那就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当然,一个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静下心来整理自己,过一段宁静而又自省的日子。心安定下来,才能尝出人间清欢。请相信,那些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也自律的人,真的连老天都不忍辜负。在暗处茁壮成长,终有一日,馥郁传香!”

青松拱拱手,点点头。

我惊悚下,醒了。揉了揉眼睛,一看,大青松不见了。再一看手机,呀,早晨4点半了。我抓紧起床,穿上外套,到东大湖步行去了。今天天气很好,春天到了,外面的空气清新得许多。(何传友  )

安徽网铜陵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品格,身上,三叉路口,青松,松毛虫